雨翔

馈赠之物-1(拉格纳X路易丝)——维京海盗&凡尔赛拉郎同人

对历史知之甚少,觉得确实很浅薄,写的不合理的地方请多包涵/(ㄒoㄒ)/~~


“ 派往巴黎的使者回来了,陛下。 ”

邦当对路易丝轻声耳语,一只精致的信笺搁置在了国王陛下的面前。

舞会正进行到高潮部分,夫人小姐们与贵族在舞池中央花蝴蝶一般翩翩起舞。那些衣着华丽的人们或窃窃私语,或高谈阔论,流言蜚语与交流讯息往往是宴会人人手中最隐晦的利器。

而今日,这些平常对政事漠不关心,只顾充盈钱袋的大贵族的脸上都隐隐透着不安的神色,巴黎被维京海盗攻打的传闻成了笼罩他们心头的一朵阴云。路易丝折好信笺,握在手心里,他的视线穿过起舞的人群,落在了角落的一处。

“邦当,让菲利普来见我。”


邦当xx站在离国王陛下五步远的距离,这位服侍皇族多年的老绅士面容肃穆,心里却在暗暗忧心路易丝的身体。路易丝刚生了场大病,尚未痊愈就要打起精神应付,尽管他的身体一如既往挺得笔直,却掩饰不了他眼周一圈的淡淡灰色。

菲利普并没有让他等太久,而路易丝望见皇弟身后那头阴魂不散的金发时,皱了皱眉头。

“我希望能与菲利普单独谈谈。”

他抿紧了嘴唇。菲利普与洛林目光交汇,这意味着国王陛下开始生气了。洛林知情知趣的鞠了一躬,在路易丝目光所及之处,他大着胆子对菲利普滑稽的眨了眨眼睛,用口型示意他在花园等着他。


菲利普明白他是在用此等方式缓解他的紧张感,嘴角不由自主流露一丝笑意,这笑意在皇兄看向他的时候便流水一般消失无踪,变得生硬而抗拒。

“ 你不该如此纵容他,流言会让你失去威信。”

“ 陛下是在指责我荒淫无度?? ”菲利普的眼珠是浓郁的绿色,不同于他的浅绿色,因而总是多情而放肆,母后仿佛应允了他所有的快乐,唯独没有给予他无上的权力。有时他会像不谙世事的孩童,露出受伤猫咪一般攻击性的眼神。“ 你没有资格对我说这个。 ”

“我是在让你收敛些,”路易丝耐着性子回答。这个弟弟直白的言词与激烈的态度,总是能轻易勾动他沉郁在心头的火焰,令他的言语变得尖刻锐利,“你知道朝中那批人是怎么说你的吗?”

“ 那些人,那些每天交易肉体与灵魂的人 ?”菲利普的眼中是显而易见的嘲讽,“一群不懂得忠贞和虔诚为何义的人,没有权利对我的行为指手画脚。”

路易丝的胸膛微微起伏,他的嘴唇再次抿成一条线,眼睛中透出些许的气恼。菲利普并不想让这僵局持续下去,兄弟俩每次吵架都是无疾而终的结果,何况路易丝刚从那次发烧中缓过来。

菲利普决定和皇兄握手言和。他刚向着路易丝沉默的背影迈出一步,就听到他说。

“ 拉格纳.洛德布洛克同意了议和的请求。 ”

他停住了。

“ 那你不是得偿所愿了? ”

皇兄难得的有些犹疑不定。他那颗顽固强大,高傲的自尊心——特别是在他的弟弟面前终于有了一丝的松动。

“我做了一个梦。”

“梦中是一位我似乎熟知很久的女性,我却想不起她是谁。她的小女儿在哭,因为她的母亲将同那些尸体一样,沉在肮脏的,泛着恶臭的沼泽地里。她空洞的眼球仰望着上空,却没有天使拯救她的灵魂。好像她生来就该如此一般。”

这个梦并不是什么好兆头,至少路易丝似乎认为如此。

而菲利普并不相信梦理说,他更倾向于这是他这位多疑的皇兄那颗不安的心在作怪。


“停战的流言已经传到了巴黎,大多数贵族没什么异议。”菲利普垂下眼睛,“有一少部分的人想掀起众怒, 刚刚死去亲人与朋友的巴黎人被激起的仇怨还没有消解。”

他有些紧张,又为这种无法按捺的生涩的情绪而恼怒烦扰——就像他还是从前那个小孩子一样。

“这个时候让海盗头子进驻宫殿,将会是法兰西的耻辱。”

兄弟俩站在幼时最爱玩耍的一条小路上,那里常年为高大的树木,灌木所包围,狭小的入口能够轻易逃过侍卫的搜寻。路易丝没有回答他,只是放柔了声音,像是梦呓般的说。

“远在东方有一个古老的国家,它被外族侵占过几次,但是每一次,外族都会被它们壮大的文明所同化,通婚,文化与艺术的融合,最终变得同他们一样。这是种奇迹不是吗,菲利普?强大的文明,绮丽的礼仪与严谨的阶层规矩就像是一条湍急的河流,会吞没一切敢于挑衅它权威的东西。”

菲利普花了几秒钟用来意会这位受人崇敬的皇兄说了什么。当他完全的,充分的了解了国王陛下的意图之后,他忍住了往他脸上揍一拳的冲动。

路易丝时常会做出一些大胆,冒险与惊人的举动,这些必然是他经过深思熟虑的结果。而利用野蛮的维京海盗?

简直是异想天开的想法。

“你想掌控骨子里凶暴成性的民族?他们眼中没有法纪与国王,想想他们将与其他人民发生的冲突吧!”

“他们不会定居在法兰西。”路易丝的眼睛冰冷无情,“他们长年生存在寒冬地带,只想劫掠钱财与一息生存之地。我会应许他们别国的土地。”

他的眸子熠熠生辉,他脚下的这片疆土,将延伸至整个欧洲大陆,他有什么理由不能确信这点?

“还记得我们小时候遇到的那个奇怪的人吗?”

菲利普突然说。

“我们在树林里玩,突然就遇到他了。他站在那棵最大的树下面,眼窝深陷,身体细长,像是风干了的人,一不小心就要被风吹走了……派出去的兵卫翻遍了每一块土地,他们都说一定是我们看错了。”

他的嗓音干涩。

“那时候我们还不懂。后来我才知道,战火蔓延的地方,到处都是这样瘦骨嶙峋的人。路易丝,他们已经承受不了成年穷兵黩武的沉重压力了……”

“这样也好过法兰西被罗马的铁蹄践踏!”路易丝打断了他的话,似乎难以忍受这个话题。接着,菲利普听到这位任性皇兄控诉说:

“菲利普,你为什么总是要同我作对?”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