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翔

想念曾经光看欲星移的口白整理就觉得特别有意思的时候,这部的口白简直……😓
看到别小楼的偶就生气……
灵镜后面的回忆杀简直不能忍……不明白大哥为嘛要去找那个穿嫁衣的姑娘😂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摘抄

刘怡婷要过好几年才会理解,运用一个妳其实并不懂的词,这根本是犯罪,就像一个人心中没有爱却说我爱妳一样。

我也知道,不知道怎么回答大人的时候,最好说好。

思琪知道,一个搪瓷娃娃小女孩卖弄聪明,只会让容貌显得张牙舞爪。而怡婷知道,一个丑小女孩耍小聪明,别人只觉得疯癫

李国华知道自己被判定是安全的,第一次感谢岁月。

扮演好一个期待女儿的爱的父亲角色。一个偶尔泄漏出灵魂的教书匠,一个流浪到人生的中年还等不到理解的国文老师角色。一整面墙的原典标榜他的学问,一面课本标榜孤独,一面小说等于灵魂。没有一定要上过他的课。没有一定要谁家的女儿。

一个搪瓷娃娃女孩,没有人故意把她砸下地是绝不会破的。跟她谈一场恋爱也很好,这跟帮助学生考上第一志愿不一样,这才是真真实实地改变一个人的人生

又羞涩地看着杯底,补了一句:「而且我喜欢谈恋爱的游戏。」英文老师问:「可是你心里没有爱又要演,不是很累吗?」

喜欢在一个女生面前练习对未来下一个女生的甜言蜜语,这种永生感很美,而且有一种环保的感觉。甩出去的时候给他的离心力更美

英文老师不会明白李国华第一次听说有女生自杀时那歌舞升平的感觉。心里头清平调的海啸。对一个男人最高的恭维就是为他自杀。他懒得想为了他和因为他之间的差别。

最终让李国华决心走这一步的是房思琪的自尊心。一个如此精致的小孩是不会说出去的,因为这太脏了。自尊心往往是一根伤人伤己的针,但是在这里,自尊心会缝起她的嘴。

伊纹先说了,可不要只旁观他人之痛苦,好吗?

他一面说:「我是狮子,要在自己的领土留下痕迹。」她马上想着一定要写下来,他说话怎么那么俗。不是她爱慕文字,不想想别的,实在太痛苦了。

李国华对着天花板说:「这是老师爱妳的方式,妳懂吗?妳不要生我的气,妳是读过书的人,应该知道美丽是不属于它自己的。妳那么美,但总也不可能属于全部的人,那只好属于我了。妳知道吗?妳是我的。妳喜欢老师,老师喜欢妳,我们没有做不对的事情。这是两个互相喜欢的人能做的最极致的事情,妳不可以生我的气。妳不知道我花了多大的勇气才走到这一步。第一次见到妳我就知道妳是我命中注定的小天使

妳为什么就不离开我的脑子呢?妳可以责备我走太远。妳可以责备我做太过。但是妳能责备我的爱吗?妳能责备自己的美吗?

意思是人只能一活,却可以常死。这些天,她的思绪疯狂追猎她,而她此刻像一只小动物在畋猎中被树枝拉住,逃杀中终于可以松懈,有个借口不再求生。大彻大悟。大喜大悲。思琪在浴室快乐地笑出声音,笑着笑着,笑出眼泪,遂哭起来了。

刚刚在饭桌上,思琪用面包涂奶油的口气对妈妈说:「我们的家教好像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性教育。」妈妈诧异地看着她,回答:「什么性教育?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所谓教育不就是这样吗?」思琪一时间明白了,在这个故事中父母将永远缺席,他们旷课了,却自以为是还没开学。

他说:「我只是想找个有灵性的女生说说话。」她的鼻孔笑了:「自欺欺人。」他又说:「或许想写文章的孩子都该来场畸恋。」她又笑了:「借口。」他说:「当然要借口,不借口,妳和我这些,就活不下去了不是吗?」李国华心想,他喜欢她的羞恶之心,喜欢她身上冲不掉的伦理,如果这故事拍成电影,有个旁白,旁白会明白地讲出,她的羞耻心,正是他不知羞耻的快乐的渊薮

伊纹说:「我们都不要说对不起了,该说对不起的不是我们。」

虽然我再也吃不下眼前的马卡龙──『少女的酥胸』──我已经知道,联想,象征,隐喻,是世界上最危险的东西。

饼干没有人喜欢了。如果老师愿意喜欢饼干,饼干就有人喜欢了。

从此二十多年,李国华发现世界有的是漂亮的女生拥护他,爱戴他。他发现社会对性的禁忌感太方便了,强暴一个女生,全世界都觉得是她自己的错,连她都觉得是自己的错。罪恶感又会把她赶回他身边。罪恶感是古老而血统纯正的牧羊犬。

思琪在家一面整理行李,一面用一种天真的口吻对妈妈说:「听说学校有个同学跟老师在一起。」「谁?」「不认识。」「这么小年纪就这么骚。」思琪不说话了。她一瞬间决定从此一辈子不说话了

后来上了高中,她甚至害怕睡着,每天半夜酗咖啡。从十三岁到十八岁,五年,两千个晚上,一模一样的梦。

隐约明白了这一切都将永远与她无关。他们的事是神以外的事。是被单蒙起来就连神都看不到的事。

桌上放了五种饮料,晓奇知道,老师会露出粗蠢的表情,说:不知道妳喜欢哪一种,只好全买了。她很感恩。没有细究自己只剩下这种病态的美德。

李国华看着她坐在门外像狗,觉得这一幕好长好长。真美。李国华高高地、直直地、挺挺地对晓奇说:妳来之前我是一个人,妳走了,我就回到一个人,我会永远爱妳,记得妳。在她把手伸到门上之前赶快把门关起来,锁一道锁,两道,拉上铁鍊,他觉得自己手脚惊慌得像遇到跟踪狂的少女。他想到这里终于笑了。他觉得自己很幽默。

一个人被监禁虐待了几年,即使出来过活,从此身分也不会是便利商店的常客,粉红色爱好者,女儿,妈妈,而永远是幸存者

他只草草说一句:爱情本来就是有代价的。她马上知道他又在演习他至高无上之爱情的演讲,又在那里生产名言,她不说话了。

他也常常说:我们的结局,不要说悲剧,反正一定不是喜剧的,只希望妳回想起来有过快乐,以后遇到好男生妳就跟着走吧。思琪每次听都很惊诧。真自以为是慈悲。你在我身上这样,你要我相信世间还有恋爱?你要我假装不知道世界上有被撕开的女孩,在校园里跟人家手牵手逛操场?你能命令我的脑子不要每天梦到你,直梦到我害怕睡觉?你要一个好男生接受我这样的女生──就连我自己也接受不了自己?

写遗书就太像在演戏了。如果写也只会写一句话:这爱让我好不舒服。

数学老师拍拍英文老师的肩膀说:「男人还是年轻好,话说回来,我很少用买的。」李老师说:「我也很少。」没有人要承认不是骗来的就不知道行不行。英文老师笑了:「人家技巧好你们也要嫌?」李国华心想:英文老师原来不是太有爱心,是太没耐心了,他不会明白,一个连腿都不知道要打开的小女生,到最后竟能把你摇出来的那种成就感。这才是让学生带着走的知识。这才叫老师的灵魂。春风化雨。

所以低于十六岁,还没合法。他们不禁都露出羡慕的眼光。李老师倒是一脸无所谓。数学老师大声说:「谁不会老呢?」李老师说:「我们会老,她们可不会。」后来这句话一直深深印在这些老师们的心里。

我说收过那么多情书也是真的,可我在爱情是怀才不遇,妳懂吗?妳知道吴老师庄老师吧?我说的他们和一堆女学生的事情都是真的,但是我和他们不一样,我是学文学的人,我要知音才可以,我是寂寞,可是我和寂寞和平共处了这么久,是妳低头写字的样子敲破它的。

看着自己的肉体哭,她的灵魂也流泪了。
那是房思琪从国一的教师节第一次失去记忆以来,第两百或第三百次灵魂离开肉体。

这样老师太辛苦了。一个人与整个社会长年流传的礼俗对立,太辛苦了

写实主义里,爱上一个人,因为他可爱,一个人死了,因为他该死,讨厌的角色作者就在阁楼放一把火让她摔死──但现实不是这样的,人生不是这样的。我从来都是从书上得知世界的惨痛,忏伤,而二手的坏情绪在现实生活中袭击我的时候,我来不及翻书写一篇论文回击它,我总是半个身体卡在书中间,不确定是要缩回里面,还是干脆挣脱出来。也许我长成了一个十八岁的自己会嫌恶的大人

思琪问李国华,又似自言自语:「我有时候想起来都不知道老师怎么舍得,我那时那么小。」他躺在那里,不确定是在思考答案,或是思考要不要回答。最后,他开口了:「那时候妳是小孩,但是我可不是。

我喜欢梦想这个词。梦想就是把白日梦想清楚踏实了走出去。

看着看着,她渐渐明白电影与生活最大的不同:电影里接吻了就要结束,而现实生活中,接吻只是个开始。

欣欣一听到这里就哭了。晓奇看到她的眼泪马上生了气,站起来就走,不懂世界上竟有人在她哭之前就先哭了。

每一张书页被火镶上金色的光圈,天使光圈围起来侵蚀黑字,整个励志的、清真的、思无邪的世界化为灰烬。

思琪说话了:「为什么这个世界是这个样子?为什么所谓教养就是受苦的人该闭嘴?为什么打人的人上电视上广告广告牌?姊姊,我好失望,但我不是对妳失望,这个世界,或是生活,命运,或叫它神,或无论叫它什么,它好差劲,我现在读小说,如果读到赏善罚恶的好结局,我就会哭,我宁愿大家承认人间有一些痛苦是不能和解的,我最讨厌人说经过痛苦才成为更好的人,我好希望大家承认有些痛苦是毁灭的,我讨厌大团圆的抒情传统,讨厌王子跟公主在一起,正面思考是多么媚俗!可是姊姊,妳知道我更恨什么吗?我宁愿我是一个媚俗的人,我宁愿无知,也不想要看过世界的背面。

思琪写了:「其实我第一次想到死的时候就已经死了。人生如衣物,如此容易被剥夺。」

「所以妳拿了他多少钱」
  「鲍鲍换包包」
  「当补习班老师真爽」
  「第三者去死」
  「可怜的是师母」
  「对手补习班工读生发的文吧」
  「还不是被插的爽歪歪」
  每检阅一个回应,晓奇就像被杀了一刀。
  原来,人对他者的痛苦是毫无想象力的,一个恶俗的语境──有钱有势的男人,年轻貌美的小三,泪涟涟的老婆──把一切看成一个庸钝语境,一齣八点档,因为人不愿意承认世界上确实存在非人的痛苦,人在隐约明白的当下就会加以否认,否则人小小的和平就显得坏心了。在这个人人争著称自己为输家的年代,没有人要承认世界上有一群女孩才是真正的输家。那种小调的痛苦其实与幸福是一体两面:人人坐享小小的幸福,嘴里嚷着小小的痛苦──当赤裸裸的痛苦端到他面前,他的安乐遂显得丑陋,痛苦显得轻浮。
长长的留言串像一种千刀刑加在晓奇身上,虽然罪是老师的,而她的身体还留在他那里。

国华谦虚地笑了。温良恭俭让。温暖的是体液,良莠的是体力,恭喜的是初血,俭省的是保险套,让步的是人生。

律师说:没办法的,要证据,没有证据,妳们只会被反咬妨害名誉,而且是他会胜诉。什么叫证据?保险套卫生纸那类的。怡婷觉得她快要吐了。

「怡婷,妳才十八岁,妳有选择,妳可以假装世界上没有人以强暴小女孩为乐,假装从没有小女孩被强暴,假装思琪从不存在,假装世界上没有精神上的癌,假装世界上没有一个地方有铁栏杆,栏杆背后人人精神癌到了末期,妳可以假装世界上只有马卡龙,手冲咖啡和进口文具。如果妳永远感到愤怒,那不是妳不够仁慈,不够善良,不富同理心,什么人都有点理由,连奸污别人的人都有心理学、社会学上的理由,世界上只有被奸污是不需要理由的。妳有选择──像人们常常讲的那些动词──妳可以放下,跨出去,走出来,但是妳也可以牢牢记着,不是妳不宽容,而是世界上没有人应该被这样对待。怡婷,妳可以写一本生气的书,妳想想,能看到妳的书的人是多么幸运,他们不用接触,就可以看到世界的背面

太方便了,他心想,不是我不感到罪恶,是她们把罪恶感的额度用光了。太美了,这种罪的移情,是一种最极致的修辞法。

现在觉得,梦幻这东西,或许有时也不该存在,对这世界的险恶之人太方便了,恶人喜欢的都是好孩子。
谢谢你写出这本书。

灵镜里回忆杀太多了😂,童博和豆豆不要再在门家了,看剑秋和尹仲的恋爱和尹仲卖肉要看烦了,一开始挺有意思的,后面越拖越长,简直要崩溃。讨厌,还想着童战受伤能让童博照顾一下呢,果然还是水月好啊。现在的看点就是战雪了。
童战还是能感觉到真假天雪的,不然不会总觉得“天雪”离他很远,在真天雪面前就……

喜欢一个人就要趁喜欢的时候好好写。

想想曾经看水月的时候最喜欢的是童心,那时候是真不喜欢大哥啊😝,搞不懂小时候的想法。

三兄弟演起可爱的类型来简直是得心应手,灵镜里傻精傻精的童博和水月的童心就不用说了,日照发现自己钱袋被偷后,将面碗小心翼翼的挪到自己面前懵懵的神情,幻影里的金堡被师兄抽走红布后捂住脸那心虚的模样,哎,四哥你真是没浪费你那双大眼睛。⊙﹏⊙

但是金堡后期写得太崩——完全不想提。

对波老大很意外的,在大学时看过萧十一郎,那时候觉得连城璧猥琐又可恨(对不起),现在重温,连城璧阴森森的站在马场主人的背后说了一句逍遥侯,😂我都替逍遥侯觉得渗人。

先说没那么爱但是喜欢人物的剧吧,卫斯理里的波老大发福了😂,不过白奇伟还是很帅的,是气场强大的帅,除了那身紫红色和白黑花点的衣服…性格看上去强硬,却是嘴硬心软,还喜欢管人(可能是身为哥哥的强迫症),齐白扎辫子的造型真好看😝,看起来很活泼话却没那么多,对朋友仗义,小表情超多,总是被长青那张嘴惹到。

周易前期剧里塑造的女性角色要个性有个性,要灵气有灵气,要演技有演技,才知道青河绝恋是周易的剧,周易到底出了多少好剧啊。

八阵图里的雪痕是真帅,虽然打斗不像火莲和童战那样畅快淋漓,可能类似太极或者轻功?打斗也慢或者花哨一些,倒是适合雪痕慢悠悠的个性,(不懂)四哥你演了那么多次波老大的弟弟,听到他叫你大哥是不是很开心?有大哥的温柔,又有种散漫不羁的侠客感,但是cut还没有看完,对剧情不太感兴趣……

喜欢女人汤里的阿德,波老大演的菊生的性格转变应该是很不错的,不过只看了阿德的cut。
官福贵一边嘴里讲着看上去长辈体贴后辈的话,一边趁人之危把大少爷的雇工收为己有真是太现实了,怪不得阿德一副对他没好气的样子,阿德和培芸这对真甜,可爱到要命,😳,阿德一边嘴巴上凶,一边又不放心培芸这小傻子回头再看一眼,明明自己还在为大少爷筹钱而发愁呢,培芸送箱子那段也好好玩,那面是阿德气呼呼的,这面还是培芸乐呵呵的怎样都不生气的样子去逗他,谁说培芸傻的,明明很聪明嘛,只是不谙世事而已。

水晶之恋😂四哥滑板那段玩的好好,是不是武术好了什么都能玩的好,周易剧最大的特点就是无论你是人设看上去多耍酷,在细节上还是很可爱,一想到门外表白半天门里面还是波老大就想笑:-D…,不喜欢女主,各种玛丽苏。不过本来就是那种玛丽苏的偶像剧……
后期的现代剧惨不忍睹,可能女主成玛丽苏的时候就要各种画风不协调了,让爱化做珍珠雨里的波老大还挺邪性的,可是那个小白脸礼安为嘛非要插入波老大和四哥的中间!😂男主演的真心烂……当男主都演得不好的时候……

把酒问青天评价很不错,可是实在是受不了火莲的感情线,其实火莲这个人设很棒的,四哥也演的好,但是为嘛要有感情线😭,剧情方面其实有部分很……无语的地方,还有火莲那糟糕的发型,花花绿绿的衣服……不提也罢。这部剧里的打斗四哥真是将十八般武艺都拿出来了,真有武功的人手上摊一张席子也是武器😂。

李卫辞官的海关道案写得太棒,李小卫在里面也可爱,不像之后的剧情成了第二个韦小宝,让人怀疑是不是换了编剧😓。赞一下波老大演的乾隆和四哥的傅恒,知道克勒阿其实是骗人之后朝堂上的那段,忍着气不想说话的乾隆,强做笑颜开口时那姿势和神态真和如坐针毡似的,傅恒抬眼看他心内焦急却又没办法,傅恒每次被李卫噎得结巴也是,两人总是“你心里明明知道”“”我知道啥”,😂傅恒真是老好人,乾隆就喜欢将折子往傅恒身上扔,盛怒的时候也只有傅恒能劝,哎。看完觉得做官真不容易,每天揣测圣意就怕揣测错的……
吐槽一下为嘛每个关于乾隆的都要扯一段与侠女的恋情……
从前的剧音乐配得真好。

水月和灵镜是留到最后看的。
原本觉得童博变成那副可爱的模样挺好的,也就像长老们说的,现在的他很快乐啊,但是看到童战流泪,握住灵镜就往外走的那时,突然间才觉得曾经的童大哥回不去了。
很奇怪的,在童博说出“将我的善良给尹仲,将我的智慧给童心”的时候,在豆豆想抱住童博哭却被他吓得躲开的时候(豆豆那段哭得嗓子都哑了),在豆豆为这样的他而忍耐强做欢颜的时候,更多的是感动,可能是心里总觉得,豆豆会接受这样的童博,并陪他一同成长吧。
反而是童战的这次让我心酸,现在想想,或许是终于有人说出来了,童战在为大哥付出的一切而不甘和伤心,长老说的“你想想他更喜欢哪一个自己,他现在很快乐啊。”在我眼里此刻统统都成了歪理。
其实想想,童战是三兄弟中最容易动情的,大哥的爱总是隐忍和保护性质的,将心事都藏在心底,童心又懵懵懂懂的。
最喜欢童心戴着面具在集市上打架那段了,铁风真可怜😂,隐修你一定总是带着童心四处闯祸,怪不得童战总对你那样凶。童心闯祸后那可怜巴巴的样子和武力值成反比,😝杀伤力却是一样的大,那样你大哥二哥怎么可能还舍得说你呢。
童战说的那句想让你叫声二哥直接让冷静稳重的童心变回从前的模样了,哎,童心你要是还像从前那样多撒娇就好啦……看在这点上,我就不怪它回忆杀那么多了。
梳好头发的童战多了层沉静的气质,但是有时又能看到从前的影子,不知道编剧和四哥怎么把握好这个度的,不过战战确实变啦,要是从前早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隐修推开进门看天雪了,这样会让隐修老头越来越得意哒,😂。对哦,隐修你居然敢掐族长了,是不是觉得这个童战比从前好欺负呀。😏
其实还挺期待这样的童博多让童战烦恼烦恼的,道理还一套一套的,不像从前的童心那样能乖乖听话。想想好萌。
童心和童博对月牙出手那段又想起曾经童心喊着你敢欺负我大哥/二哥的时候了,一下子俩童心😂。
其实感觉灵镜这部的重心放在了众人的身上,每个人的的命运都有自己的走向。
赞一下赵云,被羞辱那段又气又急的小女孩心性全有了,尹天奇听到父亲的惨死那段把握得不够,反而是童战那眼神。哎。
水月里的化妆也很花心思吧,赵云的是在眼角抹了淡淡的粉红,豆豆和天雪在腮边,可能是与人物性格有关?(不懂)
灵魂摆渡里长生篇里的琴姐原来是演过灵镜和卫斯理的……好多年过去了呀。
尹天奇被天雪和他的父亲保护的好好啊,从前的剧对亲情描写好多,不像现在的剧,好像所有的一切都是为爱情,要么障碍要么铺路。天底下除了爱情就没有别的似的……卖腐卖的过分。从前的剧碰碰手啊胳膊啊拥抱啊怎么就那么自然呢,一定是演员之间就很自然,抖森说的嘛,镜头不会说谎。😊

        最近的日剧是有点规避矛盾冲突激烈的感觉吗,像黑色止血钳,总有哪里“不够满”,剧情刚要激烈化就戛然而止。

       原本期待两男主之间的观念应该是有冲突的,但是现在男二完全被男一牵着鼻子走,还喜欢一集的矛盾一集完结,解决的太快导致情感没有好好沉淀就释放了,揭示医疗黑幕和剧情是有爽点,但是看完就没什么感觉了,就是原来是这样啊那种的吸收了个知识点而已。

       二宫饰演的是救世主与小天使的角色,像白色巨塔里的财前,和守财奴里的风太郎那样的角色,很难看到了吧。可能是电视剧要考虑收视率的原因所以要规避风险嘛?

       现在的剧喜欢剧情快速发展的话,反而不会让人留下深刻印象,光靠音乐是不行的,音乐起来了感情没起来,那有什么用呢。

       感觉是人物内心单纯化外表复杂化。要不就是其他哪里的问题。题材很好,却没能写够。如果硬生生直接抛给观众一个结论说主角是绝对正确的话,就太没意思了。

    最近的鬼途每次明明很好的故事,情绪已经到位了,要么就突然间拖了几集,等观众的情感已经没了再来一把,要么就是一集内把情感释放了,一集的时间留给人物的时间本来就很短。
    
      神仙夫妇的剧情为嘛反而拖了那么多集,看的哭笑不得啊,还要风仔差点赔上性命,这不是给人物抹黑吗,偶是精致了许多,但是剧情每次都觉得太可惜,虽然可能是要各种线配合的关系所以会有的人物突然间消失个几集……但是看看前几部的金光(除了前两部),哪会有这样的问题。

      希望慕容世家这条线不要写崩……鬼市不要写崩,至于阎王鬼途,上一集终于转了型,接下来就好好的发展吧,但是怎么感觉鬼途线要结束了,网中人与小空再次出现的话一定要换个偶😓,道域如果是傲绝接手应该会好很多吧,想知道季电去哪里了……
     不喜欢神仙夫妇那样的人物,写得太完美往往没故事可挖,武力又太强像个吸引人的噱头,但是又没有神蛊温皇与黑白郎君的人格魅力,反而是慕容胜雪和随风起比较讨喜,更不用提原本很感兴趣的岳灵休一集内写崩还写死……

     嗯,希望太多,估计太难一一实现了。

     大叔之爱一开始觉得挺浮夸的,第四集开始很喜欢,这部剧胜在惊喜和意外多,拍摄手法还有点多样化,人物又都很可爱,小林子和田中的感情真挚,渐入佳境的感觉,春田变得帅气许多,其实或许是第四集开始春田开始烦恼并在意阿牧了,不像从前剧情像是春田是“主角”,而是认认真真在讲两人之间的故事了。

大叔之爱萌上了春田攻阿牧(●'◡'●)ノ小林子太可爱了。

四月日剧的惊喜,大叔之爱和黑色止血钳☺

关于复三

剧透





























不涉及针对角色,只针对编剧与漫威。
前半部分剧情真的很失望,不止是loki那样草率的死法,在loki死后thor居然会开玩笑,stark居然听到死了那么多人表现的那样轻松,绿巨人完全成了搞笑逗乐的角色,抱歉,在死了那么多人之后,在死掉loki之后,实在是笑都笑不出来。不知是从哪一部开始,人物就失去了他本该有的沉重感,还有对于死亡的敬重,甜甜圈出现在上空,奇幻直接用魔法把毁掉的楼房恢复了,有必要吗,难道人能复活吗?一会奇幻被紫薯的手下吊打,一会与紫薯又能抗一阵子,紫薯有时弹一个响指就能打得对方无还手之力,有时又耍人玩似的被对方挨几下,是说宝石的能力还有缓冲期吗?星爵那段简直是黑,在紫薯挣脱之后一点罪恶感都没有。
看完后的感想是,所有人都成了紫薯大人的陪衬,捧得好像什么悲剧英雄一样,后半段剧情勉强可以接受,毕竟复仇者们很帅,奇幻也很帅,被绯红圈粉。
想说的是,角色塑造成功之后,漫威应该好好的对待角色,而不是不尊重他们,只急着推新的角色和新人,甚至将他们当做踏脚板,还有请尊重死亡,好莱坞将死亡这件事轻松化已经是很平常的事情了,直接将紫薯的做法称之为慈悲简直是……我不能认同紫薯的做法,如果他真懂得慈悲的话,他也该成为那一半人中的一个,无论死亡痛不痛苦,这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屠杀,别人死去心爱的人是什么感觉?凭什么要他决定别人的生死?
原本预期要看一部悲剧,从loki死掉时的哭笑不得,到后面还未从悲伤的情绪中出来立马转了喜剧风,后半段才开始正正经经的讲故事,现在的脑子里想到复三就是一张紫色的脸在晃,紫薯的镜头实在是太!多!了!作为一个反派镜头那么多,是要让他做主角吗?!牺牲女儿来完成自己的宿命,那不叫无私,那叫自私,女儿是他的东西吗?不要将这种行为美化,以为摆几个悲伤的表情就是他有多“高尚”了吗。
漫威再见,没了loki的漫威我也不会再看,何况你们并不尊敬角色与粉丝,可能是觉得无论怎样都会有人看吧,这一部作为十年结束的上部真心失望,如果你们爱他们,就该给他们一个认认真真的结局。
以上。

Loki死的太草率了,以至于后来再怎样展现灭霸这个主角都没怎么喜欢,武力值有点混乱,再一点不喜欢的是为什么死人之后还要开玩笑啊……可能是太郁闷导致没有笑出来。无论以后怎样发展,关于Loki的故事也结束了,估计再也不会看漫威了。觉得前半部剧情人物都缺少了点沉重感,星爵的做法简直是气死……

【杨俊毅】【余火莲-雪痕】当战 bykeigo65 UP主: keigo65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502748?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D4085EA0-DA1D-4B36-A664-D5CED9EB995823659infoc&ts=1525827215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