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伟大的青蛙

想成为地上的一片影子。

囚徒

        他提着灯,推开吱呀作响的门,光的影子在墙面上舞动,如同张牙舞爪的怪兽。他的脚步稳稳地落在了台阶上,巨大的影子跟随在他身后,仿似长出了尖角与獠牙。
  潮湿的水声滴答滴答的接近,他走到了地下室的黑暗角落,拿起灯,挂在了头顶垂下的钩子上,接着,他一步一步的走向黑暗中的那团阴影。
  他的创造者就在那里,他似乎早已听到了他的脚步声,那双因为惊恐而变为淡色的眼睛正在看着他,维克多的脸庞上有一条长长的血痕,他的一只手腕被镣铐锁在了墙上,他每踏前一步,他就会向后挪,直到紧紧贴到了湿漉漉的墙壁上。
  “我说过,有一天我会回来,让你活着痛苦,同我一样忍受这孤独的坟墓。”怪物居高临下,冷漠的看着他。“我还为你准备了一份重逢礼物,你一定会喜欢的。”
  他掀开了一直立在中央的,巨大的黑色幕布,Lily如同天使之翼一般被高高地架在了十字架上,她的心脏被刺穿,而在刺穿的部分,一朵红色染血的玫瑰接替了伤口的位置。
  “这都是你的错,”他拽起他的头发,细细的打量着那疼的发抖的身体与仰望着恋人的绝望流泪的眼睛,“我曾经憎恨过自己的暴戾残忍,而现在,在你们一次次的拒绝与厌恶中,我醒悟了。我明白了那些甜蜜的美梦原来都是谎言,我算什么?一个从古老世界复活的灵魂?在这里我什么都没有,谁都不属于!”
  “没有人爱你这样的怪物,Damon。”那脆弱苍白的嘴唇颤抖着张开,怒火点亮了他的双眼,而Damon听到这句话,却笑了。
  “真想把你的舌头挖出来。”怪物的身体也在微微发着抖,愤怒与暴力的余韵仍残留在他身上,“你创造了我,damon,”他的声音如同耳语,“你给了我这颗冰冷的心脏,在我什么都不懂的时候,你唯一给予我的就是痛苦。而现在,滚烫的鲜血也不足以让它回复活人的温暖,它要索回它该有的一切——”
  “——它与生俱来的权利。”怪物的手指缓缓抚摸着他的喉咙,慢慢的收紧,他无力的抓住他的手,却只让那手指越陷越深,鼓动的心跳声近在耳畔,怪物好整以暇的观察着他喘不过气的模样,哼笑了一声,放开了对他的钳制。
  “只有这时你才肯触碰我。”怪物猩红的双眼中充斥着血丝,“是不是因为我这丑陋的躯壳,就该饱尝你们的唾弃?而他!那个废物!因为他的英俊,就可以做个乖宝宝,受人喜爱?!”他的谴责让青年低垂下头颅,像被刀片切割一般瑟瑟发抖,怪物深深的吸了口气,他蹲下身,他的斗篷垂到了地面漆黑的水中,维克多抬起头,淡绿色的眼睛定定的看着他。
  “而你,Creator,我的牙齿将品尝你滚烫的鲜血,我将亲吻你的心脏,细细品味你的恐惧与哀伤。而到那时”,怪物抓起他的手,不在意那颤抖的身体,落下轻轻一吻。
  “我们的灵魂将烧融在一起。MY Lilith。”

看了看分析,鳞王和师相其实做了很多事,比如禁止用人烧制器皿和推行墨学等等,师相也压制了不少有野心的人,像他的好友和贵妃,但是他的权力太大,导致鲛人一脉得势,原本将百里闻香引入宫内,是想让这群贵族尝一尝民间的苦味吧,结果大多数人都不喜欢这茶的苦,还让百里闻香成了宫内独享的物品,想想欲星移心中不知道什么滋味。推行墨学结果被暗流利用,不得不停止(和苗疆一样),其实到此如果要打破阶级,路已经很不好走了吧。雁王害师相成植物鱼,引爆暗流,也许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如果龙子回到鳞王一方,鳍鳞会被剿灭,又会回到最初的状态,加上宫内的反墨势力还潜藏在暗处,甚至结果会更糟吧,那样的话也难怪雁王会推龙子走向鳍鳞会了。
总感觉俏如来下一集可能会发大招……还是不相信他什么都没准备。←_←

这一部有些失望,东瀛线的赤羽和海境线的俏俏都是旁观者的角度,没被拉入主线,未起到太大的作用,上衫的人物刻画没立花还有安倍出彩,太片面,东瀛的大boss感觉还没立花有威胁力,这部的情感戏太少,反而让人物没有丰满起来,虽然特色是有了,但是往往情感是最有说服力的人物动机…单纯为了大义的人物,反而喜欢不起来啊。御魂还知道利用立花和小诚来导致一场乱局还是蛮惊喜的,只要乱就有机会,猜不透他想要什么这点也是出彩的一部分吧。
啊,龙子啊,为什么要变成那样,突然变得极端让人无法接受啊。不喜欢这样的龙子,把那个小吃货还回来吧!!!

怪物的爪子﹌○﹌
手指像在光里融化了。

       否则就是砚寒清的那句,有时不是每件事都有最好的解决那句,还有俏俏会提醒雁王的那些话说明他和俏俏早看透了事情会向哪一方面发展……只是选择了默认事情的发生,这样想想,也许包括八爪,皇渊,雁王,俏如来,砚寒清都心中明白刀叔必然是触发龙子虬龙之力的牺牲品。俏俏也许有些犹豫不决,所以在龙子面前总像有未说出口的话,所以龙子才会疑惑他在隐瞒什么吗?这种所有智者或默许,或推波助澜,搅动人物命运,将人物逼至死境绝境,真是冷酷无情(可是恨不起来啊π_π),就和苍狼那时候一样。
      选择最好的方式,就是为了死伤少一些吧。
      所以将来也不会有人对龙子说这一切是误会了,发生就是发生了,这只是个点爆局面的导火索,等战争结束,一切尘埃落定,也不会有人去探问导火索的真相了……

看到有人说三弦说海境会挂一大片……想想也是,海境的能者又有野心的太多了,不过啊,最不想死的还是鳞王,梦虬孙和欲星移……你们仨就退隐去中原玩吧。(不可能)……

小谈金光 

    
                                     ——严肃的题目才能谈严肃的话题
        一直不写金光,是因为自己见识太浅薄,加上剧情很长,只能揪出来说一点两点,写的又往往没有贴吧里看得那样透彻。
        今天写这个,也许是被朋友的那句“这戏有人看嘛”给激到了。
         很多作品都喜欢描写一个强大到无懈可击,已然稳固成型的完美人物,然后,粉丝们就可以把他幻想成情人或者目标——总之,就是再举高手垫脚跟也触碰不到的,一个永远追寻的梦就对了。
       金光却不是。
       最欣赏的,最打动我的,就是金光中的人物的“变”。
      “ 我觉得台面上就是要有各种性格落差极大的角色,有人笨就有人聪明,有人强就有人弱,有人讨人喜欢就要有人顾人怨……因为价值观不同而产生冲突,这就是戏剧。一些旁人看起来很无谓甚至愚蠢的事物,恰恰是某人神圣不可侵犯的逆鳞,这就是众生百态不是? ”
        很喜欢三弦的这几句话。
       我一定不是一个坚守原则的人。
       前几集还嫌角色们无事生非,弱到处处给别人添麻烦,固执己见,手段残忍,风格奇葩,太圣母苛求别人巴拉巴拉……后几集就无原则的爱上他们。
       ——到现在还没吃完这个教训。≥﹏≤
      金光的年轻人都是一步步成长的。与他们自身的选择有关,也与他们的经历有关。俏如来,锦烟霞与苍狼的成长,印象最深,是因为最“壮烈”吧。
     几乎是血途。
      记得看魔戮血战的时候,毫不犹豫的认定中原和铁兵卫会选择苍狼。
     为什么,因为他很善良啊,正派人士当然要选择他啦。
      事实就是狠狠给的一记耳光。
      苍狼的这条路,给予他成长的人,在很多人看来都是负面的吧,背叛,利用,羞辱……没一个人对他是从头至尾的“好意”。
      苗疆的线太惨烈,苗王死后,中原,北竞王,海境,铁兵卫,撼天阙的权谋衡量,加上魔界的开启,苍狼就是一枚小小的棋子,稍有不慎便会粉身碎骨。
     若要用“胜”来评定的话,苍狼的胜就是百分之八十的品性加百分之二十的幸运。
      受到那样的羞辱却还能不计前嫌的赠人药物,被人利用还能在最后尊称他一声国师,只记恩情不记怨恶,为苗疆最终放下父仇,北竞王的放弃,不只是因为他自身与苍狼的“放过”,也是因为最后这点吧。
      撼天阙这条线写得太棒。非常非常喜欢。苍狼已经将他视作父亲了吧。
      俏如来和锦烟霞,苍狼的成长,除了他们自身,就是“他人”。
      俏如来背后的宫本,默苍离,百武会,锦烟霞背后的一步禅空与摩诃尊。
      传承这种东西,对自己来说没特别大的体会,或许是没到那个年纪。
      宫本,史艳文与百武会铸就俏如来的是内核,默苍离铸就他的则是理念。
      对一步禅空和默苍离,觉得自己能说的太少太少,太高只能仰视的程度,关于“领导者”这部分,无论是理念上的先者,还是组织的平衡,自己也想过这些问题,甚至曾觉得其实什么都解决不了,不如放着不管这种想法,嗯,如果人人都和我一样想,估计就没有解决问题这一途了。≥﹏≤还是因为懂太少,太懒吧。
      三弦的野心好大,不局限在人物关系散漫自由的武侠世界,而是建立一个独立的世界,除了战争,政治,谋略,人情百态,还有传说与历史。
      传说其实就是远古的历史,只是更歪曲化,更模糊不清吧。
      小空与雁王似乎是“教育”的“反例”。
       一个坠入魔道,一个近乎无情。
      如果俏如来是雁王那样铸心失败,结局会不会不同呢。问题很难解答,就和史艳文与藏镜人一样。大约是雁王本身决定了他必然不会选择杀死默苍离吧。
       原本想小空在东瀛线中出现,可能是“洗白”的一个好契机,家人团聚,前怨尽释,或者到时候别别扭扭的半推半就(误)成了伙伴关系也未尝不可。
       自己还是把故事想得太简单。小空并不是什么迷途的孩子,在经历过三尊与网中人的事情之后,他最后的选择,一定是修罗国度。
        这种人物从无奈命运,到主动选择,而主动选择又是受到种种意想不到的其他人影响,这些人也许曾经是敌人,曾经看不起他,曾经是陌路人,只是因为契机/无奈/偶然/棋子 产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后将成为影响他的助力的写法,太对我的胃口了。
       雁王曾经非常非常讨厌过。
       一看到他出来就想,啊!要坏事了,说不定会有人死。-_-||
       看了一篇评论,才后知后觉的知道原来他也在做“好事”,只是手段太过。
       俏如来与雁王的对立关系是编剧在解决问题的一种思考吧,这种的自己也只能先看看,日后再仔细想想(脑子不够用π_π)。目前看起来,貌似雁王的手段很有效,干脆利落的剔除毒瘤,虽然做的事太冷酷无情。
      金光总是前几部为后几部做铺垫,出现的后几部关键人物可以推动前几部剧情发展,也可以只是略略点过。那么多条线串起来,故事线又长,还要将众多人物和剧情写的生动,除此之外,要顾及一集的篇幅,反复审核整个故事的前后串联有无矛盾,逻辑清晰,一两集内还要有爆点,难怪三弦说锦鱼说写到梦见自己的一百种死法。
       再看看国内的编剧,无言。
       回过头看,发现每个人物都很喜欢,即使那时候被某某人气到肝要炸,或者问过某某某什么时候才挂+_+。曾经被拖着看的时候万般不情愿,那是第一次虫子看到我没兴趣还二度让我看……看后才明白她为嘛那么卖力的推荐。
       看第二遍是个庞大的工程。≥﹏≤
      
    

太阳在尽力的发光发热,楼顶的房间光线充足,百叶窗挡也挡不住的热情。
好热。风吹到头皮上凉凉的,脑袋发麻,好像头发下有无数个小小的发电厂。
路边一片竹林的影子里,喜鹊在草丛里悠哉的漫步,其实不明白它为什么被叫做喜鹊,明明是只总是高傲扬着头的鸟儿,每次见它,不是在水边缓慢踱步就是在草丛安静伫立,无法介入的“人生哲学”感。
好想变成它,在草丛里转一转。
聊天,看微博,这种事做多了,会觉得人世是热热闹闹的。
走着走着,听到有人在唱京剧,是个穿白背心的男人,沿着软件园里的车道,一边走,一边唱。
是第一次被那种嗓音震撼到,他的眼睛看了看我,面无表情的继续唱。
好像只有他活在过去的时空之中,穿过清清冷冷的胡同,穿过穿得花花绿绿,聒噪喧闹的我们。
原来京剧不应该只属于舞台,它更适合在街道上唱,没有乐器,只要声音就够了,在沉默的三三两两的人之中,紧密相挨的小巷中,长长的,高亢,圆润的调子,沉浸在其中的歌者。
那是与胡同相连的血脉吧。生于那处,活在那处。

看到你就心安,慌张急躁全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