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翔

不想继续站在马路上看着熙熙攘攘的车流,想着自己一定不要死在这里,不想在拥挤的公交车上看着陌生又熟悉的人,假装自己不是他们中的一员,相似的服饰,相同的语言,麻木又冷漠的神情,城市太大,人又是那样渺小,每个人都是彼此的过客,擦肩而过,或许心中总是念着要离开这里,所以才会选择忍耐,在这座城市里,除了关于人的牵绊与回忆,什么都不属于我。漂泊的含义,大约就是无根吧。

如果青蛙背蝎子过河,而蝎子认为自己是只蝎子,害怕会咬死青蛙,所以一直坚持说最终它们都会沉河,其他的青蛙告诉那只青蛙说蝎子会害死它的,但它不怕,它仍要救它,要背它过河……海怡对中宝说要他清醒,说青蛙与蝎子最终只会沉河,而中宝坚持说,它们会一起过河,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你在那时候说: 一直都听到身边的朋友们说“就让时间来冲淡过去吧!”我说“你们真的一点都不爱她,还要让时间来把她冲淡,把她忘了!”
你说那是轮不到她决定的人和事。
你说答应过她努力工作,好好的活下去。
你说你在梦中梦见她终于笑了,是你曾经最爱的模样,中宝一直在想尽办法的让海怡开心……中宝对海怡说,我要怎样做才能让你开心呢。
你说她是爱着你的,但不能同你在一起。
你说你愿意为她做任何事,今生无悔。
你说:你们说的都是对的,全部都是天意,是不会有错的。那当我全都按照天意走下去的时,我的心神不一致。你们知道吗?时间只能锻炼一个人的成长而真的不能把发生过的事情洗去的。请大家不都不要误用时间来涂黑自己的智慧好吗?时间是可以用作证明是非的黑白和事实的真相!
你是不想认命的,对吧?
你在剧里被她打的那瞬间是本能的护住自己的,但之后你便站住了,任由她发泄她的愤怒,在她清醒时问你是不是因为她打的而流血了,你说,那是之前的,后面你的双脸颊都是有淤青的。海怡问中宝,你到底要我怎么样,中宝在分手的时候,问海怡,能不能让我抱抱你,海怡说,不行,因为害怕自己会心软,那时候,你们的身体动都动不了,仿佛被记忆中悲伤的情感击垮了。

捞家同温一样又不一样。
人的气场在那里,如果演戏的时候,角色没有迎合主角的角色,那这个角色的自我感就很强烈。当在捞家周围的时候,许多演员都有一种安心感,而在他周围的,就是喜欢的感觉。他们也同样,在需要对方表现的时候,从来不会用自己的气场去压人,给足对方的表演空间。

哎。你在台上看着她的时候完完全全是中宝的模样,别人把话筒递给你,你放在身体旁边的手臂轻轻的握拳晃了晃,想说什么却没说出口,但当你拥住她时,你的笑容是浩男那时的模样,意气风发的少年,有些些许的小得意,虽然脸都因为几个小时那假脸黏在上面变肿了,所以她才会说你为何这样辛苦吧……

      世芬这个角色,不是温sir演我不会喜欢的……
      这个角色很不讨喜,我觉得温sir心中应该也清楚。
      世芬在那个人逼近的时候,他是很怕的,他抓紧孔提的手臂,意思就是希望孔提不要丢下他一个人,而孔提只犹豫了一秒钟,便决定要与他同生共死。世芬这个人,做人算得太清楚明白,就像他会对阿娇说救孔提如果遇到守院的人就麻烦了,他会因为阿娇的那句我哥对你那么好才放下犹豫,他会因为孔提不再行正道而想要放下这个朋友,又在他接受那个名字的时候表情那样欣然,世芬后来对于孔提的忍耐与照顾,到底是出于对孔提的愧疚还是出于友情呢?
       世芬从来都不是剧中“完美”的男主角。
       但是他演的世芬太正了,骨子里的“正”。
       温sir接的角色,如老友里的阿声,如武尊里的白世芬,如灰网里的家诚,他应该是明白光芒是属于孔提与阿浩还有那只鬼的,火玫瑰里原本想让他演弟弟,但他将角色让给了捞家,还给予了他很多的表演空间,不过说来他向来如此~哈,说起老友,原来张是承认过踩温sir的,还说的很得意~温sir起初应该是生气的,爆发争吵的那段异常凶猛,但后来便不理会了,现在想想,真正讨厌一个人是不想见对方的,连碰都不想碰的那种,哪会那样一直眼睛发亮的盯着人家挑衅的看,还借着昏迷的戏不是压人就是别的小动作,说起来,像张这样狂的人,能让他放在眼里的真不多。
      媒体说他是与张抢戏份,他向来是配合对方的,与张闹那样不痛快还是与对方的表演很合拍,我觉得是温sir的独特之处吧。
      原来是你的台上,看出他难受的锅盔头还两次拥了拥他的肩,眼睛里满是担心,在两人分开后还往他那里担心的看,我觉得剧组相识短短的时间里,能让对方产生好感的并不多~温sir就是其中一个吧~
     

你说,一个普通人嫁给一个普通人,或者这就是最幸福的。
其实第三类的结局很残忍的,前面是童话后面是现实,或许生活毕竟不是童话吧,但是谁不想让怡同宝在一起呢……
你们一定走的很辛苦吧,分分合合,舍不得又回头,你在那时说从故事里清醒吧,都是虚幻的,都是假的,你这句话何尝不是对自己说的呢。
人总不会想被一个故事决定命运吧,所以你说一直在逃避他的影子,许多人都想在你身上找到他的影子,观众们对你多残忍啊,但你其实很像他的,内里的柔软,坚强又脆弱,但同时你又不是他,你会坦然的亲自己爱的人的脸颊,无论是亲人还是朋友,你会称赞另一位男性帅气又有男子气概,你会跪下来同小孩子说话,同他们玩游戏,你会记得每一个对你好的人,坦然承认自己的错误与弱点,你对女孩体贴却从不滥情,你是第一个我见过说自己胆小的男性……你有着他没有的热烈的东西,而他的孤独与忧郁亦是属于你的。
你的另一面会是外表好拿捏却脾气火爆的家诚,会是执着于错与对的世芬,会是黑白分得太清,爱着海怡的那个书痴,他们都是你的一部分吧~
当你不确信她的爱时,你是中宝,当你确信她的爱时,你是浩男,对不对。
有人说你一定喜欢掌控~其实掌控本是双方退让的事,如你规规矩矩插入裤兜的手,如你在拍照时太过凑近另一位她便抱起双臂,如她一直不看对手只看前面而只亲了脸颊便跑到楼上去大喊钟意他却完全不看他的那种胡闹劲儿,如她故意同他那样亲密到过了头,如她一直忍不住看你的方向最终他不得不俯身挡住视线的那场戏,那时她真的是快乐的,临死的角色遮掩不住的轻松与开心感,他的表情甚是无奈……而你呢,站在镜头外的人,是怎样的表情~一定会笑吧~
海怡是不爱自己的,因得不到母亲的爱,而中宝是孤独的,两座孤岛的相遇便是如此吧。你对女性手指大多在后脑,双肩与双手,而唯独对她不同,她与别人无论是被亲脸颊还是接吻,都是怔怔的模样,人人都说她是双浓黑色的眼睛,只有你知道她的眼睛会变成蓝灰色,你说过你嘴笨,不会安慰人,对你来说,开玩笑的方式会比较轻松吧?但你说,你会做她永远的倾听者。你说,你永远是齐浩男的太太。
我一直不知隔在你们之间的是什么,现在想,或许一部分是她不肯拖累你,不忍令你辛苦吧。
她是海怡,只能做乔大羽的太太,却不能与马中宝白头偕老。




如果说怡是为她而写,那宝又是为谁而写的呢。想想你也是黑白分明的性格,陈说过只要你认为是好人的,那在你心中一直都会是好人。哎,你明明就是他吧……

在拍她的角色最后那场戏时你们一定蛮开心的,因为她一直忍不住往左侧看了三次~她那段戏拍的莫名轻松,一点悲伤感都没有……😂第三次另一位直接忍不住俯身遮住视线,她才能好好的看着对方说台词了。你那时在一旁对不对~

[cp]在回味宝怡恋又是另一种滋味,比康敏与齐石更沉重,大约因为如此收视率不高吧……
假如说康敏与齐石仍拥有“自我”的话,宝怡便是完全融入彼此了……现在想来沉重的透不过气,中宝在受海怡诱惑的那段变为了一个纯粹的男人的模样,这是我曾经无法接受的,同今生无悔里那段别别扭扭的又长时间的用强的片段相比,那只有短短的一瞬,却让人能感觉到那份情感,其实我觉得宝怡恋比起康敏与齐石已经是非常成熟的恋爱阶段了……那个阶段对于对方深爱自己深信不疑,而又同时在恋情危机与裂痕时便会遭到价值观颠倒那般的洗礼……[/cp]

同样是翔酱,还是喜欢下流之宴里的小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