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翔

应酬

这是她敬的第九杯酒了。

蓝博文的眼角有些晕红。她笑得落落大方,言语晏晏,有意无意的靠上他的肩膀。

邵志朗冷眼看着,面上却是笑得一派温文尔雅。镜面闪动着光亮,每个人流水一样在其中融化,变换为五颜六色的梦境,其中就有他的脸,笑得温温柔柔的,也许是酒精磨没了他尖锐的棱角。

那张脸抬头看了看他,突然凑近了。

怎么了?他问。你看起来不太开心。有心事?

邵志朗低头看了看他覆在自己手背的五指,微微一笑。

他反手握住,十指相扣。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起,昨晚闹腾够了,咱们家的床单还没清理。

蓝博文懵懵懂懂的看着他,邵志朗的手指握得甚紧,有些疼。他一贯精明的脑子被酒精的热度搅得雾气朦胧。他们昨天是闹腾了一晚上,不过是一时兴起,打了一夜的游戏机而已。对了,少爷赢了,还穿着鞋子在床上蹦哒着跳了好久,跟个孩子似的。

女人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游移了一会,既而心领神会。她伸出纤纤玉指,向邵志朗遥遥敬了一杯。

蓝总,她笑着开口,时间不早了,我就不打搅了,你们…

…好好玩。

蓝博文送她上了车,转身的时候,邵志朗就在不远的地方等着他。

他抽着烟,靠在墙边,半张脸湮没在阴影中,像是仍旧是那个颓废的正值青春的二八少年一样。

蓝博文从他嘴边拿下烟,掐灭。

不是告诉过你别抽了吗?

酒醒了?

他装作不冷不淡瞟了他一眼。他却是笑意满满,眉角的细纹延伸入发鬓处。

邵志朗有些发怔,他不由自主的探出手,触碰到了那细纹边缘。

怎么了,今天这么古怪。蓝博文的眼睛很亮,他的皮肤微微渗着汗,眼角依然晕红,却不知道是因为那手指的热度,还是酒精的余力还在。

邵志朗才回过神,他收回手,不自在的笑了笑。

没什么,看你老了,我也老了,我算算啊。

他伸出手指,装模作样的,一本正经的数了数。

我们搬一块得十个年头了吧。什么时候给我个名分啊?

他被蓝博文重重的拍了后脑勺。少开这种乱七八糟的玩笑。

你还不是很开心?他瞅着蓝爵那双带笑的眼睛,片刻之后,那双眼睛移开了,他无法捕捉那一闪而过的情绪是什么。

如果某一天,这假面具剥落。

在勇气的支配下,逃离害怕失去的阴影。

你又会剥离怎样的面具?

评论(1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