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翔

春果3

第六章 此章抽风

  深夜。

  床头。

  坐着一只垂头丧气的鬼。

  一身黑的鬼差拍了拍他的脸,别消极了啊,接受现实,买卖一旦开始就没法停止,你身上已经走了鬼界的契约,回不去了。

  夏冬青垂着头说,你从一开始打得就是这个主意吧?

        赵吏无赖至极的一笑,你看出来啦?

  说吧,你想让我做什么。夏冬青觉得自个儿就是被奴役的命。

  赵吏正正经经的掰了掰手指头,一个个的伸直,跑腿,按摩。

  暖床!第三根手指还没伸直,赵吏就将反应迟钝的小冬青按床上了。

  赵吏你开什么玩笑呢。赶紧滚蛋!夏冬青伸手推他。赵吏一手按着乱扑腾的小子,一手去解他的衣服,说是解,其实和撕差不多。

  我我我是男的!

  夏冬青没想到赵吏是当真的,傻眼了。

  赵吏一边剥一边皱眉 这话太老套了吧,没创意!

  夏冬青一边死命从他手里拯救自己的衬衫,一边欲哭无泪 你干这事儿还想听好听的?

  赵吏还真想了会儿,叫声哥哥听听。叫你妹!夏冬青一脚就蹬过去,也不管蹬哪儿了,赵吏吃痛松了手,夏冬青逃命似的,逃到门边觉得安全了,回头看了一眼。

  这一眼就让夏冬青定住不动了,那鬼差蜷成一团在床上缩着呢。夏冬青想了半天也想不起来到底踹哪儿了,好像是,下边儿?

  夏冬青有点儿担心。他手还紧紧抓着门框把手,壮着胆子凑近了两步,赵吏?

  没回应。

  夏冬青眼睛盯着那个赵吏,一小步一小步向回挪。我,我踹到哪儿啦?我不是故意的。

  赵吏发出了一声呻吟,这下夏冬青急了,赶忙奔过去查看,还没等碰到人, 却被一个大力扭了胳膊,仰面倒在床上。赵吏一张放大的脸阴森森的, 咧嘴一笑,森森的白牙在阳光下闪着光, 夏冬青那时的感觉就和碰到诈尸似的,一股凉气直窜上头顶。

       那张嘴动了动,吐出俩字儿,傻逼。

       夏冬青手脚并用的想向外爬,却被一把拎回来,死死按在床上,他感觉自己的脖子要被他弄断了。

  赵吏,你这个奸商!混账王八蛋!夏冬青声音带了点儿哭腔。

  嗯,这小子长得挺顺眼,就是太罗嗦了。赵吏也不嫌弃,扒衬衫,扯裤子,没一会儿功夫,就剥成嫩生生,白嫩嫩的一棵小冬青,腰细腿长,乌溜溜的大眼睛上沾着水汽,怎么看怎么可口。

       赵吏一口咬了上去!

尾声 春果

  夏冬青是被王小亚摇醒的。

  你快吓死我了,王小亚拍了拍胸口说,“你在这儿呆坐半天了,跟中了邪似的,赵吏又一直没回来,急死我了。还好还好。”

      夏冬青木木的回了声啊。他抱住头, 有点儿发晕,脑袋像是装满了酒浆。门口风铃一阵乱响,响得他头疼。

  赵吏刚好推门进入,卷进一阵寒风,缩着脖子直嚷冷。王小亚白了他一眼,说,“鬼差大人也有怕冷的时候啊。”

  “我刚下了趟寒冰地狱,”赵吏捂着耳朵,一转眼,就发现冬青不错眼珠的瞪大双眼看着他,跟见了鬼似的。奥不对,他就是鬼。

  赵吏用头一点冬青,“他怎么回事儿?怎么比原来更傻了?”他用两只手使劲儿揉了揉夏冬青的脸蛋,被啪的一声打掉。不错,有反应。

  “还说呢,一定因为你留下的这个鬼东西。”小亚用钳子小心翼翼的夹起来,离自个儿老远。“冬青碰了它就不对劲儿了。”

       “啊,这个啊,这个叫春果。古代的女子常用这种果实放置床头,与心爱的男子梦中幽会,我借来用的。”

  “你还要做春梦来解决欲求不满?”

  “梦里多好啊,想要什么样儿的美女都有。”赵吏不理会小亚深深鄙视的目光, 嬉皮笑脸的用胳膊肘捅了捅夏冬青,“做什么样儿的春梦啦?跟大爷我说说,美女吧?胸大不?屁股翘不?看你这儿不想说的样儿,不会是个丑八怪吧。”

  夏冬青臊得恨不得钻地底下去,怎么和赵吏扯上关系,连个春梦都做的稀奇古怪的!不对!就不该 做 春 梦 !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