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翔

无可救药2

        2
       混乱始于那个该死的,自大狂妄的Wilder。
       Simmons的额头被恶狠狠地撞了一下,力道生猛,这个软蛋本该被丢在一旁自生自灭,至少这是Chris内心最贴切的念头,然而碍于他们之间的干系,与女士们花容失色的尖叫声,他不得不挺身而出,做一次护娇草的使者。
       他的脸上挂着假惺惺的,热情洋溢的笑容,重重拍了拍Simmons的肩膀,将他扯到身后——接着,一拳揍到了那张性感的脸上。
        他的手上残留着骨肉的触感,暴力的余韵在拳头的关节间发酵成了些微的热力和疼痛,为了弥补他被伤到的自尊,Simmons恶狠狠的踢了倒在地上的男人的肚子,肉体被凌虐的沉闷声响颇带着残酷意味的在空气中回荡,女人们掩住了脸,不忍再看。
       Chris的眉头微微动了动,但那只是倏忽而过的情绪碎片,他还是笑着的,保持着身为高阶人士自持的礼节。
        被揍的人在地上痛苦翻滚,在倒下的时候,他的脸上沾了灰,血从牙齿缝和鼻子里流出来,令那张脸的魅力值下降不少,闻讯而来的牙医被这副惨况惊到,呆站了几秒钟。他的视线是不是落在了他的身上?Chris并不确定。
      Pangbourne说,“过了这么多年文明的熏陶,人还是没办法把动物性的特征彻底抹掉。”
     他摇头叹息,表现的就像个单纯无辜的旁观者,好像一切都与己无关,只是看个热闹,Chris为回答他的这句话,在那当儿侧过了头。                
      Simmons边整理被大幅度动作折腾乱的领带,边嘟囔着“只会弄脏手的野狗”,Chris听到Tom的声音穿过了那愤懑的牢骚与刻意掩饰狼狈的话,被凌乱的呼吸扯得断断续续,却很温和。
      “会好起来的,你会好起来……听到了吗……深呼吸,很好。”
       “我的头……”Wilder呻吟着,牙医接过了Jane递出的手绢,用它轻轻托住他的后脑勺,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他嘴巴被咬破的创口和胸腹部的淤伤。
     “他还好吧?”Ann夫人关切的问,女人总是容易对倒霉的受害者产生怜悯与同情,而这点激发了Simmons的不满。
       “奥!多动人的友情!”他夸张的叫喊,“好好管好小情人的牙齿,小心别被“弄伤”了。”
         笑有时象征一种不必寄托语言的轻蔑,一种虚张声势的侮辱,富人们爆发了夸张的大笑。Chris对Pangbourne衍生的粗俗笑话抱以一笑,那笑容松动僵硬,仿佛不是长在他脸上的。
       Simmons对于Tom的毫无反应很是不满,这点减少了他得胜的喜悦感,他俯下身,以一种居高临下的、轻浮自得的方式拍了拍Tom。
       “亲爱的Tommy,”他用夸张的甜腻语气说着,“这可不行,虽然你是个废物,但毕竟是我们一方的,这看起来可不太地道,”他提出了要求,“揍他一拳,我们就和解,怎么样?”
       Tom的背在他的手落在上面时僵直成了一块木板,他沉默着,垂落的眼睛落在Wilder的身上,用静默替代了回答。Simmons的面子被抹,露出了凶悍的模样。
      “看来你是想同他一样,”他拎起了Tom的领子,将他从地上拉起,“想挨顿揍是不是?”
       “嘿,嘿,”Chris上前一步,“Simmons,没必要。”他的手掌落在了Tom与Simmons的肩上,想用力将他们拉开,“消消气。”
      他们离得很近——太近了。当Tom的眼中的恍然转为愤怒,Chris的蓝眼睛闪过一丝慌乱的时候,他这几日里跃跃欲试的期待以这种开场惨淡的落幕。
      美妙的期待只存在于白日梦里,对现实来说实在是烂透的调情,你会发现你的期许并不是你真正想要的。
     在那一刻,他们的念头像两片羽毛,轻飘飘的落到了彼此的心中——却是那样糟糕的心灵相通的方式。
     牙医直起了身体。
     恼人的预感——就像你眼睁睁看着杯子摔到地上,只有万分之一秒的预感,不足以令你的神经系统传输到你的指尖,然后你的身体会发生延迟反应,就像现在这样。
     糟透了。
     “对已经毫无反击之力的人进行暴力行为是弱者的表现,在这点上,恐怕我们不是你们‘一伙’的” ,Tom捎带的“我们”恐怕是包括了此刻仍躺在地上低低呻吟的Wilder。
     “不像您,Chris Hemsworth先生。”
      他以一种礼貌的,生疏的口吻说了他的名字——牙医似乎误会了整件事情的发生过程,鉴于Chris拳头上的血渍。空气冻成了冰,静默岩石一样压在每个人的身上,Simmons像嗅食的鬣狗一样眯起了眼睛。
       “你刚刚说什么?”
       Tom沉默着闭紧了嘴巴,对他恫吓似的询问不予理会,他那双蓝色的眼睛被愤怒、厌恶与恐惧冰封,毫无避让之意。接着,他的后背被重重的推了一把,差点扑倒在前方的Chris身上,而被扑的人伸出手臂,接住了他。  
      他的力道不小,带了点恶意的箍紧。
      “Wow,Wow,悠着点儿,漂亮男孩。”
      他的声音大提琴一样沉郁而动听,在Tom耳中却是恼人的腔调,哄笑声令怀中的躯体开始挣扎,Chris用手臂感受着那薄薄衬衫下的肌肉线条,他在他的耳边呢喃了一句话,然后将他一把推开,提高了声音说:
     “照顾好你的宠物,小护士。”
      牙医满脸通红的瞪着他,Chris嘴角的坏笑与转开的目光令他的怒火更盛。
      他的模样是那样的气恼却无可奈何,良好的教养令他被钉在原地,连一句脏话都吐不出来,Chris转身,顺势按住了正欲上前的Simmons的肩。
      “看来我们得找办法自己消遣了。”
       他暗示着已经够了——高楼底层的男人们有的已经站在了前方,像一种威慑,拳头在刚开始的那刻便已经捏紧,仿佛只等待一声召唤,Simmons看了看他们周围,自己这方的只有六人,形势非常不利。
       他对这样的结果似乎很不满意,却无法违逆Chris——毕竟鬣狗只有在群体行动时才会有安全感——只好灰溜溜的跟在Chris身后,高昂着头,对Tom留下威吓而轻蔑的一哂。

T^T写的不好,改了几遍都改不好,就这样吧,节奏太慢……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