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翔

无可救药1

        “攀高枝的又来了。”
       Simmons在Chris耳边低语,语调中含着浓烈的轻鄙意味。Chris抬头,看到Tom小心翼翼的避开Royal卧在台阶上傻兮兮吐着舌头的爱犬。
       他说话的时候身体微倾,笑容迷人——真是讨人喜欢的机灵鬼。他似乎很懂得将平日里被忽视轻薄的贵妇们捧为高高在上的女王——这样她们就能够满怀恋慕的在镜中看着她们自己,而忘却那被当做玩物的自厌自弃。
        那双漾着水色的蓝眼睛,剃得干干净净的下巴,卷曲的金发乖顺的贴附于白皙脖颈的上方,Chris会装作不经意的打量那瘦削的腰身,想象一下紧紧裹在蓝色西装下的,勾惹遐思的风景。
       Tom是Royal的新宠,这点令Simmons妒火中烧,尽管他对老家伙并无半点尊重之意,这座建筑物新建不久,他可不想在这当儿失去管理权。Chris冷眼旁观他对Tom小小的欺负动作,将之视为野生动物面临地位被侵占时嘶声威慑,他甚至有点可怜他——为他的自得与不自知。
       他也可怜Royal,建筑师沉浸在乌托邦的美梦之中,对自己逐渐丧失的掌控视而不见,终日埋头在他的书房里,捧着他的模型与书本,好像那才是他的归所一样。
        当然,他不时的也会赏光加入夫人举办的晚宴,就像今晚。
        每当这个时候,Royal就会身着他那套白色复古的西装,与他那几头娇贵的猎犬一同出现在宴会上,而他的下属们会摆出恭敬聆听的姿态,说些应和敷衍的话,装作他们是乖巧的、无害的可爱鹦鹉,来补偿Royal在他们看来全无必要的忧虑症。
        Tom的陪伴一定程度上熨帖了他的心,于是他对他表现出了格外的关怀,而此刻的建筑师似乎注意到了什么,伸出手指摸了摸Tom的额头。
         “这里是怎么了?”Royal问,Tom的目光闪过一丝狼狈,他快速的瞥过全厅的人,那视线闪动着摇摇欲坠的紧绷感,一瞬间的濒临界点。
        “我……” Tom掩饰性的摸了摸额头的创口,虚弱的笑了一声,“我昨天摔倒了,磕到了桌角。”
        他回答的样子万分心虚,Ann夫人发出的惊呼声放大了他的狼狈,Chris灌了口酒,边敷衍着Pangbourne喋喋不休的话,边用眼角的余光追逐着Tom——他刻意擦了与那天相同的古龙水,只是Tom似乎没有注意到这点。
         紧张感驱逐了他的所有感知。
         那天,当然了,就是“磕到”的那天,他在停电的那一层袭击了他,Tom虽然高,却并不壮实,而他有足够的力气,一切都是那样的轻而易举。
        在他用手臂将他压制在墙上的时候,Chris竭力控制自己不发出声音,他听着猎物急促的呼吸声,充斥着惊惶,不安,还有夹隙中的怒气。
        “你想要什么?”Tom的声音低沉,他的牙关紧咬, Chris享受了一会他的沉默给Tom带来的恐惧,就腾出空着的那只手,以一种缓慢磨人的方式解开了那停留在他手边的皮带扣。
         他的手掌紧贴着身体的表面滑入,近似于调情——如果对行为恶劣的本质忽略不计的话,Tom的肌肤冰凉,像清晨的露珠,他的牙齿在他的脖颈间流连,但他明白,留下证据就是犯蠢。
       呼吸变得黏腻灼热,小而无助的,压抑断裂的低哼声,迅速攀升的体温,指尖的触感,都表明他的猎物乐在其中,在濒临释放的那刻,Tom的手指紧紧抓住了他的胳膊——身体本能在寻求依赖的物体——绷得像只弓弦,又迅速的瘫软了下去。
      Chris不自觉的摩挲着嘴唇。他在那之后逃之夭夭,想到Tom将会有一晚上的时间沉浸在清醒过后的惶惑与不安之中,关上房门的他不由自主的露出了笑容。
       他回想起了刚见到Tom的那会儿,穿着剪裁得体的西装,与宴会的气氛格格不入,他看起来就像是个服务生,拘谨,圆滑,有点小聪明的游离于众人之外,保持着相当程度的理性与冷漠。
      或许是这点激发了他小小的兴致。
      几天之前的晚宴上,他拿走了他嘴里的烟,将他一把推到了电梯里,让他在里面困了两个小时。
      那是一次冲动的行为,却毫无恶意,他只是乐于想像他被从天堂边缘一脚踢落的沮丧,鉴于他对每个男人女人都袒露的笑容,像个浪荡的,不谙世事的小子。
       Chris有点懂得Royal对于Tom的偏爱,他在人的身上见识过无数的兽欲,男人,女人,包括他自己。那些人总会在某一时刻化为兽类,或欲咬噬他人,或成为情欲手中的俘虏,他见过撕下楚楚衣冠的男人说着粗野空虚的脏话,见过端庄矜持的女人放荡的寻求欢愉。
        Tom是被卷入饕鬄盛宴的无辜者,应和所有人对他的索求,性感却不伤人,更像一块香甜可口却无害的甜品。
       就连对待他的恶劣行径,Tom再次见到他也仅仅是以克制的目光冷漠的示意,对他的无礼采取了无视的态度。
        “甜品”被灌了酒,有些脚步不稳,即使在这时他的背仍然挺得直直的,俏皮可爱的发卷有些散落,Chris看着他被Charlotte牵引,消失在了帘幕之后。
        他在柔软的沙发上坐了有两分钟之久,仍然无法将那一场景从头脑中踢出,他漾起一个热情的,礼貌的官方笑容,对Royal说,“我想我有点醉了,”他的指尖在额头打了个圈,“需要放松一下。”
        他几乎是粗暴的掀开那薄薄的帘幕,却并没有看到少儿不宜的风景——Charlotte倒在沙发上睡得香甜,而Tom,正仰面躺在地毯上,在她的脚边。
       他衬衫的扣子扯落了几个,裤腿因为躺下的姿势松散的露出了细瘦苍白的脚踝,他睡得毫无防备,胸膛在轻轻的呼吸。
        有那么一会Chris只是站在那儿,倾听着他的呼吸声。
      接着,他的双膝碰到了地面,他如同一只猫一样,悄无声息的来到了Tom的上方。
      他们的脸挨得很近,呼吸相接,或许他只是触碰到了空气,或许是碰到了别的什么——他迅速的收回了手指,他支撑在地面的手肘开始隐隐作痛,这时他才意识到时间已经过去了许久。
       他躺在那儿,在他的下方,像一个祭品,自愿的,毫无怨尤的敞开他的身体,任由予求。
       Chris的脑袋中产生了这样荒诞的念头,以至于他的头壳有些熏熏然的发昏,他想,这一定是酒精的效用。
        他为自己寻找着清醒后的借口,躺了下来,他的发梢轻轻抵着Tom的卷发。
        一如梦中的耳鬓厮磨。

     将两章合一章了-_-||,以后一定要修改完再发。

评论(4)

热度(12)